<i id='awkt7'><div id='awkt7'><ins id='awkt7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code id='awkt7'><strong id='awkt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ins id='awkt7'></ins>
    <dl id='awkt7'></dl>
    <span id='awkt7'></span>
  1. <tr id='awkt7'><strong id='awkt7'></strong><small id='awkt7'></small><button id='awkt7'></button><li id='awkt7'><noscript id='awkt7'><big id='awkt7'></big><dt id='awkt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wkt7'><table id='awkt7'><blockquote id='awkt7'><tbody id='awkt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wkt7'></u><kbd id='awkt7'><kbd id='awkt7'></kbd></kbd>
    1. <fieldset id='awkt7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awkt7'><em id='awkt7'></em><td id='awkt7'><div id='awkt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wkt7'><big id='awkt7'><big id='awkt7'></big><legend id='awkt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 id='awkt7'></i>

          意外的報恩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   我叫阿信,今年二十歲,是個不錯的自由寫稿人,以賺稿費為生,讀書英語很好,因此我經常寫英文稿子發到國外,用美元換人民幣,幾年來,倒是成為瞭有錢人,雖然不是富豪,富翁,生活也有滋有味。

            但是我做夢意想不到,因為一次意外,讓我真正的成為瞭富豪。

            事情是這樣的。

            記得,呃,有天發完稿子,就無聊的想出去轉轉,我出門瞭,吃完午餐 ,去我傢所在地附近的公園散步。

            我在公園剛走不久,我忽然呆住瞭,光天化日下,居然會有那麼荒唐的事情發生。

            更可氣的更是沒有人敢阻止。

            五個青年正在欺負一個十六七歲左右的姑娘,那個姑娘哭哭啼啼的一臉色哀求著,由於太遠瞭點,聽不清楚說什麼。

            有個頭發染紅色的,貌似是帶頭的,其他四個青年站在他身後,這個紅頭發的一臉色兇狠,根本不理睬姑娘的哀求,接連幾巴掌抽在姑娘臉上。

            姑娘不敢反抗,忍受住。

            我還看到幾個青年在檢查一個米黃色的女式手提包,翻看裡面的東西,很快一個拿著一個銀包出來,把錢全拿走,才把銀包扔瞭。

            這下我是明白瞭,不是欺負那麼簡單,是明目張膽的在搶劫。

            這麼對待一個姑娘?我霍的怒火燃燒起來,我不是一個好人,可是看到這種事情我無論如何,都忍不瞭瞭。

            我沖到姑娘身邊喝道,你們這麼搶劫一個姑娘,不怕被警方捉去坐牢嗎?”

            你們一群男人搶劫一個小姑娘,羞不羞?”

            姑娘見到我幫他說話,先是感激的道瞭謝,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拉著我讓我不要再說瞭。

            沒想到紅發青年看到瞭姑娘的舉動,臉色一下猙獰起來,笑道,你個小子,算個屁啊!也敢惹我。

            今天就要打斷你的狗腿子,讓你知道老子大刀幫少幫主是你老爺。

            我聽瞭,心理一驚,這大刀幫是個黑社會幫派,勢力非常大,能量很大,曾經殺瞭十幾人,都沒有事情,新聞說是和政府官員有勾結,這樣的幫派的少幫主絕對得罪不得,要討好。

            盡管吃驚對方的身份,不過我是牛脾氣,決定做瞭的事情絕對做到底,絕不後悔。

            我說,居然你那麼富有,還回姑娘的東西,現在把東西通通還回來,我當沒看到,也不會報警捉你。

            我也軟瞭,打算讓步,雖然不知道對方身份是否為真,我還是要小心一點,能把事情化小也樂意。

            那知道對方聽瞭為的話,臉色滿是不屑,說,你當我好欺負嗎?今天就打扁你。

            跟著他們五個人就過來打我,可是我也不是軟柿子,我每天都和一個師傅學功夫,目的強身健體,但是用來打人,還真不是好看而已。

            十五分鐘的打打停停,我把他們都揍得鼻青臉腫,當然我自己也被打瞭不少,不過我比他們好多瞭,我幫忙把姑娘被搶的東西取回來放回包裡,還給姑娘。

            我們一起出瞭公園,姑娘給我留瞭手機號,就先走瞭,我也不想停留,要是紅發青年真的是大刀幫少幫主,我死都沒人發現。

            我開車立即離開公園,回到瞭傢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