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9i9xd'></fieldset>
<i id='9i9xd'></i>

  • <tr id='9i9xd'><strong id='9i9xd'></strong><small id='9i9xd'></small><button id='9i9xd'></button><li id='9i9xd'><noscript id='9i9xd'><big id='9i9xd'></big><dt id='9i9x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9i9xd'><table id='9i9xd'><blockquote id='9i9xd'><tbody id='9i9x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9i9xd'></u><kbd id='9i9xd'><kbd id='9i9xd'></kbd></kbd>
    1. <dl id='9i9xd'></dl>
      <ins id='9i9xd'></ins>

          <span id='9i9xd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9i9xd'><strong id='9i9x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i id='9i9xd'><div id='9i9xd'><ins id='9i9x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9i9xd'><em id='9i9xd'></em><td id='9i9xd'><div id='9i9x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9i9xd'><big id='9i9xd'><big id='9i9xd'></big><legend id='9i9x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真實經歷之詐屍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  世上本無鬼與神,

              多少怪事要細心。

              隻為一時路顛倒,

              老娘生生命歸陰。

              遼西地區有一個村莊,叫四道梁村。這四道梁村是一個風景優美的小山村。三面是山,山上滿是樹。山澗有水,夏天溪水嘩嘩作響,閑暇之時去林中散步,會讓你心曠神怡。冬天,小朋友們滑冰,有時滑出二三裡地。這裡的人大多不窮。就是這樣一個又偏僻又幽雅的地方前幾年出瞭一樁奇事,詐屍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村的人大多姓馮,有一傢的主人叫馮良才。一傢四口,妻子,兒子,還有老媽。忽然有一天,老媽得瞭重病。沒容的去醫院,老人就不省人事瞭。因歲數大瞭,提前準備瞭棺木和壽衣。等至近親屬到來之時,人已沒瞭氣息。慌亂之中,把老人裝進瞭棺材。這裡人也叫入殮。

              吃完晚飯,東鄰西舍的人都回傢睡瞭。這裡就剩下幾個至近的親屬和兩個守靈的還有一個陰陽先生。因是三九天,外邊特別冷。守靈的就在靈棚邊上生瞭一堆火。大約十點左右,忽聽棺材裡發出嘭嘭的兩聲響。開始人們沒在意,過一會,又響兩聲。這回守靈的害怕瞭。急忙找來陰陽先生。陰陽先生隨手寫瞭兩道符,貼在棺材的前臉上。可正在符還沒有貼完的時候,裡面又嘭的響瞭一聲。這時的陰陽先生胸有成竹的叫馮良才找一把砍刀來。又打發人去他傢砍幾個桃樹枝子來。等這兩個人走後,他又拿起筆來,寫瞭兩道符。用火在棺材前燒掉。過瞭一會,拿砍刀和桃樹枝子的人還沒回來,棺材裡又響瞭一聲。陰陽先生氣沖牛鬥,站在那裡說瞭幾句別人聽不懂的話。也不知他說的啥。等馮良才回來,陰陽先生接過刀,朝著棺材上蓋就是兩刀。拿桃樹枝子的人也回來瞭。這個先生接過桃枝,對著棺材的全身抽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說起這個先生來,離這裡就二裡地,姓李名執中。也是老江湖。但從沒遇見這樣的事,從書裡看,如遇這樣事,寫兩道符貼上就解決。可今天把看傢的本領都使上瞭,就是不管用。這時已是凌晨一點。至近的幾個親屬都不敢出屋瞭。守靈的兩個人也剩瞭一個。此時的先生,不但不冷,還滿頭大汗。有二十多分鐘不響瞭,滿以為可休息一會,這時棺材裡又有瞭動靜。這回不是響,而是撓的聲音。這先生又用刀砍,又用樹枝抽。鬧瞭一會,又沒動靜瞭。這時已是接近三點。棺材裡又有瞭響聲。先生拿起筆來,又寫瞭兩道符,貼一道,燒一道,拿刀砍兩下。然後說:你們在此看一會,我去喝點水。走瞭再沒回來。也就這一次,斷送瞭他的財路。到傢以後,一病不起,再也沒有出去看過陰陽。

              說也奇怪,就在先生貼瞭最後一道符,砍瞭兩刀走後,棺材裡再也沒有響動瞭。此時雖然雄雞已叫瞭,但冬天的夜長。離天亮還有三個鐘頭。這裡別的人沒有,就是兒子馮良才,和一個守靈的。二人坐在火堆旁邊烤火。一邊烤火,一邊心裡打鼓,恐怕棺材裡再響,這先生走瞭咋不回來?就這樣等到天亮。棺材裡再也沒響。先生再也沒有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天亮瞭,幫忙的都來吃飯瞭。眼看得棺材前臉貼瞭好幾道符,上蓋砍的不像個樣子。旁邊還有一堆抽碎瞭的桃樹枝子。眾人誰也沒敢問。

              冬天的天,轉眼就是十點。該出殯瞭。有人去請陰陽先生,先生沒來,說是有點身子不適。這時不知誰在說:準備出殯吧,沒有先生也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出殯之前,有不少事要做,不管是昨天看到的還是沒看到的親屬,都要瞻仰遺容。有兩個力氣大的,抬開瞭棺材蓋。眾人不看則已,一看大吃一驚。原來這個老人不是仰臥著,是歪坐在一邊。還有老人指甲有血。棺材幫被老人撓瞭一個坑。馮良才見此情景,昨晚之事一切都明白瞭。是媽媽昨天一時的假死。入殮以後,緩過氣來。這時的馮良才悔斷肝腸。低頭抱住媽媽的頭大哭不止。眾人勸說無果,那也不能叫他抱著死人哭喊,隨生生的把他的手掰開,蓋上棺材蓋。這時馮良才已止住哭聲。癱倒在一旁。眾人一看大驚。馮良才已昏死過去。

              還好,馮良才的傢離衛生所隻有五十米,醫生馬上就來到。經過搶救總算沒事瞭。這時已是十一點多瞭,出殯沒有兒子哪行,馮良才由兩個人駕著,勉強的把引魂幡扛到瞭墳地。

              喪事過後,馮良才整天以淚洗面,以酒為伴,根本無心度日。

              日復一日,轉眼一年有餘。

              妻子數次善言無果。拋下兒子與丈夫,遠走他鄉,音信全無。五歲的兒子,餓一天飽一天,全憑東鄰西舍照顧。馮良才越發離酒難支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有一天,無食進口,飲白酒三斤有餘,酒醉一天一夜,終因酒精中毒過量,氣絕身亡。兒子告訴東鄰西舍。鄰舍之人給黑龍江他的妹妹打電話。叫她們夫妻趕急回來安排後事。可黑龍江的妹妹坐火車兩天兩夜才到傢。死屍不能久放在屋裡。鄰舍隻得把馮良才下葬。下葬後的第二天下午妹妹妹夫才到傢。夫妻二人隻得安排後事。把房舍變賣,口糧田轉包。得人民幣兩萬,領著侄兒回瞭黑龍江墾區。如我沒記錯的話,這個孩子現在已是二十多歲瞭。

              因筆者和馮良才也有親屬關系,每每想到此事,不自主的會黯然淚下,哎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