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'sx88'></span>
    <fieldset id='sx88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sx88'><em id='sx88'></em><td id='sx88'><div id='sx8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x88'><big id='sx88'><big id='sx88'></big><legend id='sx8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sx88'><strong id='sx88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sx88'><strong id='sx88'></strong><small id='sx88'></small><button id='sx88'></button><li id='sx88'><noscript id='sx88'><big id='sx88'></big><dt id='sx8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x88'><table id='sx88'><blockquote id='sx88'><tbody id='sx8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x88'></u><kbd id='sx88'><kbd id='sx88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ns id='sx88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sx88'><div id='sx88'><ins id='sx88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3. <dl id='sx88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sx88'></i>

            狐貍精也撕逼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9

  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  遇狐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快走到悅來客棧門口時,突然想起傢中燭火忘瞭熄,心裡叫一聲,不妙,這風再大點,怕是要走水。因此又縮回腳,立刻朝傢趕。

              將將走到門口,突然聽到屋裡傳來女子的呻吟,還夾著浪聲浪語:“胡郎,嗯,再抱緊點。”一個少年吃吃笑道:“白仙,這枕席雖美,可不是咱狐貍洞的。那姓劉的回來,怕是不得幹休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聽到這,心裡納悶,聽這意思,這倆人還不是頭一回在我床上幹事瞭。晦氣!他一腳踹開門,大喝道:“姓劉的在此!”

              床上正緊抱成一團的少年和女郎慌裡慌張揣起衣裳就跑。月光灑灑,燭光搖曳,劉赤水隱約見那白仙身材窈窕,皮膚白嫩;那胡郎身長玉立,姿容不俗。

              難道他們真是狐仙?劉赤水看著床上沒來得及帶走的褻衣,一陣恍惚。

              褻衣又輕又美,拿在手上像什麼都沒有一樣,衣裳上有個小針線包,繡著一隻美麗的小狐貍,眼珠子黑溜溜的活靈活現。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是南陽人,從小聰明伶俐,傢裡也過得豐裕。父母過世以後,他一個人住在這大宅子裡,吃必精美,用必細致,是一個講究人兒。

              可他再講究,也不知道這褻衣是用什麼做出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  小撕情郎

              褻衣這事怎麼處理,劉赤水還沒想好。

              兩天後的一個晚上,他正在燈下看書。

              院子裡突然喧嘩,不大一會兒,兩個丫環竟抬著一床被子進來瞭。兩人將被子放到榻上,一個丫環笑嘻嘻地走近劉赤水,道:“我傢姓皮,我們大小姐叫白仙,二小姐叫黑仙,三小姐叫鳳仙。我們三個小姐,就屬三小姐最美。你若把白仙小姐落下的褻衣還給我們,鳳仙小姐就給你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呆瞭一呆,還有這說法?

              他走近床一看,果然一個美麗的少女正睡在被子裡。那少女一頭烏壓壓的黑發,雙眼緊閉,酒香在唇齒間飄蕩。劉赤水心癢難搔,將褻衣扔給丫環道:“拿走拿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人一走,鳳仙好像有瞭知覺,迷迷糊糊睜開瞭眼睛。劉赤水看她星眼香腮,一伸手就抱著瞭她。那姑娘想掙紮,卻全身癱軟,隻恨恨罵道:“白仙你個賤人,我饒不瞭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再端詳瞭一會兒劉赤水,突地就不再掙紮,隻趴在劉赤水腿上,軟綿綿道:“不錯,是個風流倜儻的讀書人,一夜風流便一夜風流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酒香飄蕩,體香陣陣,劉赤水哪裡管她是人是狐,隻抱著滾成一團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從床上醒來,劉赤水突地有點害怕,自己睡的到底是人是鬼?她會善罷甘休嗎?會糾纏不休嗎?

              他望著鳳仙,說不出話。鳳仙望望他道:“早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道:“你你你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鳳仙慢條斯理穿上褻衣,穿好衣服,回頭拍瞭拍劉赤水的臉道:“呆子,想說什麼呢?你你你你?我當然是狐貍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問她:“你你你……還來嗎?”

              鳳仙嫣然一笑,笑容比外頭的朝陽還要耀眼,說:“不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看她打開門,臨走時又回頭道,“昨兒晚上你不錯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把被子拉瞭拉,怎麼感覺好像,這個這個這個自己被嫖瞭?

  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  撕姐妹

              人總是奇怪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自從父母過世,吃喝嫖賭樣樣來,經歷過的女子也有不少,卻沒一個能如鳳仙這樣讓他食髓知味。隻要一想起鳳仙的醉態,他就禁不住春心蕩漾。有心去找她,又不知道該去哪裡。

              7日之後的一個晌午,劉赤水正坐在庭院裡吃飯,對面突地多瞭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抬頭一看,他驚喜交加,可不正是鳳仙嗎?

              鳳仙拿出一雙精致的繡花鞋,對他道:“這東西同女子的褻衣一樣,都是不輕易示人的。你拿出去宣揚宣揚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看那繡花鞋,面上真繡有三寸金蓮,在水面蕩漾,跟活的一樣,神奇至極。鳳仙對他道:“這是我大姐白仙的東西,不治治她,她再拿我開玩笑可不好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想起她醉中媚態,立時道:“我一定幫你,讓你大姐知難而退。”

              第二日,他將一幫狐朋狗友約來,說要開一個“賞鑒會”。

              一幫男子一看,桌上一雙精巧的繡花鞋,一旦靠近,那鞋面上的金蓮便在水中蕩漾,好似招攬客人一般,立時便炸瞭。

              一男子嘆道:“看這鞋樣,這女子定是身材苗條,婀娜多姿,不高不矮。”

              另一男子點點頭道:“不止如此,這金蓮水中蕩漾,可見這女子定也風騷之極,嘿嘿嘿。”

              第三個男子附和:“這絕不是良傢女子所有,劉兄劉兄,這是哪傢的粉頭,你不能獨享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看大傢越說越不像話,正要喝止,簾子後卻傳來鳳仙的輕笑,便沒開口瞭。

              從那天開始,劉赤水便日日在自傢開賞寶大會。

              鞋面上有活的三寸金蓮,這事越傳越廣,每天客人盈門。劉赤水幹脆寫下告示,說道誰想看這活活的三寸金蓮,必須拿銀子、酒或糧食來交換。饒是如此,男子們也趨之若鶩。

              又過瞭幾日,鳳仙又來瞭,她笑瞇瞇對劉赤水說:“這幾日,大姐很是暴躁抑鬱,她說若不還她繡花鞋,便要搬傢。她道我好舍不得嗎?搬便搬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趕緊拿出繡花鞋,要還給她,並一再挽留:“她們走就走瞭,你若願意,我便立刻娶瞭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鳳仙拍瞭拍他的臉,道:“呆子。我爹娘老瞭,我們全傢人都仰仗著大姐的夫君;我二姐又嫁瞭一個傢財萬貫的富商。你窮酸一個,傢都快敗光瞭,我若嫁給你,日日被嘲笑,日子過的也沒什麼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起身對劉赤水揮揮手道:“我走瞭。那繡花鞋你留著吧,我偏偏不讓她如願。”

              4

              撕父親

              劉赤水再見到鳳仙已是三年之後。

              這三年裡,他雖然還是讀書,卻沒什麼功名。有過女子,卻沒誰比得上鳳仙。他常常恨自己,一個沒心肝的女子想她作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