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ins id='dn78'></ins>

    1. <tr id='dn78'><strong id='dn78'></strong><small id='dn78'></small><button id='dn78'></button><li id='dn78'><noscript id='dn78'><big id='dn78'></big><dt id='dn78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n78'><table id='dn78'><blockquote id='dn78'><tbody id='dn78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n78'></u><kbd id='dn78'><kbd id='dn78'></kbd></kbd>
    2. <fieldset id='dn78'></fieldset><dl id='dn78'></dl>
      <i id='dn78'></i>

      <code id='dn78'><strong id='dn78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dn78'></span>

        <acronym id='dn78'><em id='dn78'></em><td id='dn78'><div id='dn78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n78'><big id='dn78'><big id='dn78'></big><legend id='dn78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i id='dn78'><div id='dn78'><ins id='dn78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陰陽親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  十三歲的那一年,由於父母工作變動的原因,我被送到瞭鄉下外婆身邊,在那裡念書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本來適應一個新環境就很難,更不談我還被同學們排斥、敵對。在努力融入同學中無果之後,我便開始瞭逃學。

              我和小靈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的。那天我逃課至後山,在一棵杉樹下睡起瞭大覺。就在我睡得迷迷糊糊時,一個皮球輕輕撞到瞭我的頭。

              我睜眼一看,旁邊站瞭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女孩子,穿著一身粉色裙子,剪著整齊的劉海,對明亮的眼眸正愧疚地看著我,她正是小靈。

              “對不起,我打到你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沒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可以和我玩皮球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好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當天下午,我和她玩瞭一下午皮球,並互相告知瞭彼此的名字。和她一起看夕陽的時候,我問她住在哪裡,她指瞭指學校旁邊最大最高的房屋說:“就在那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知道那棟房屋,外婆送我上學時,曾經在那棟房屋前和我嘮叨過,這棟大房子的主人姓李,是鎮上的大戶人傢。原來小靈的全名是李小靈。她也是我在這小鎮裡認識的第一個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出現讓我灰暗的學校生活出現瞭一絲陽光,同時也助長瞭我逃課的毛病。瞅到機會我就往後山跑,而小靈基本每天都在後山上,有時拿著皮球,有時抱著洋娃娃。

              小靈知道我是城裡來的轉學生後,便時常讓我講述城市的情況。我費瞭幾天時間,把城市的一切都講得明明白白。

              小靈聽後,常常面露向往,然而當我說以後一起去城市玩時,她又開始沉默,而後搖瞭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日子久瞭,我也生出瞭疑惑,為什麼小靈經常出現在後山?她為什麼不用上學?這些疑惑在腦海裡被我強行解釋清楚:畢竟是大戶人傢的孩子,當然和別人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那一天是我的生日,又剛好碰上周末,外婆給瞭五十塊零花錢,讓我自己買喜歡的生日禮物。

              我興沖沖接過瞭錢,跑到後山上,找到瞭正百無聊賴,坐在樹下發呆的小靈。

              我一把拉起她的手:“小靈,我們去鎮上玩,我帶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沒想到小靈一聽就慌瞭:“我不能去人多的地方,我和鎮上的人不一樣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一下疑惑瞭:“哪裡不一樣瞭?”

              小靈搖搖頭:“這是我媽媽說的,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靈到底是誰?她為何不能去鎮裡?她為何不能去人多的地方?

              我悶頭悶腦想瞭好久,都沒有想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良久,小靈突然說道:“其實,今天也是我的生日。”見我疑惑,她又特地補充瞭一遍,這純粹巧合,不是她騙人。

              我愣瞭一會兒,然後一口氣跑到瞭山下,過瞭一會兒,我氣喘籲籲地拿著一個很漂亮的鈴鐺,系在她手上,見她驚訝,我趕緊解釋道:“這個鈴鐺送給你,當生日禮物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靈很感動,眼睛紅紅地說:“現在我沒錢,不能送你禮物,對不起。”

              可是好景不長,我長期逃學的事終於傳到瞭外婆的耳裡,那天,奉父母之命過來的幾個舅舅,把我結結實實打瞭一頓,並強迫我寫下保證書,以後不能再逃課。

              傍晚,我一瘸一拐上瞭後山,帶著哭腔對小靈說:“以後我們不能常在一起玩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靈有些錯愕,而後理解似的點瞭點頭:“沒事,周六周日還是可以一起玩的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可是之後,我們沒有再一起玩皮球,一起聊天,一起看夕陽瞭。不是她錯過瞭我,就是我錯過瞭她。日子好像又灰暗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天,老天終於開瞭跟,我們終於在一次黃昏後碰上瞭。當時因為分別太久,又因為太過興奮,反而什麼話都說不出來,我們一直待在山上看風景,直到月亮升起。

              天色一黑,我有些著急,嘗試說瞭聲:“要不,我們回傢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小靈突然道:“你願意和一個木偶永遠生活在一塊嗎?”

              見我錯愕,她又重復一遍:“願意不願意?”

              我拼命搖搖頭:“我不喜歡木偶,我看過香港一部關於木偶的恐怖片,對這些古裡古怪的東西都很害怕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神色略微有些失望,再也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      等我回過頭,她—下就消失瞭,我喊瞭她幾句,沒人應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晚上,我做瞭一個奇怪的夢。夢見我和小靈一起到鎮上去玩。可是到瞭鎮上,所有的人都在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。

              有個路人還一個勁兒地朝我們潑水,說我們不是人,是鬼。我害怕地想握住小靈的手,卻發現在我旁邊的不是小靈,而是一個巨大的木偶,木偶的頭轉向我,用墨筆畫出來的眼睛,直勾勾地盯著我。

              醒來之後,我嚇出一身冷汗。

              我狠狠拍瞭自己一巴掌,提醒自己,小靈這麼可愛的女孩子,怎麼可能是木偶變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