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a1oiv'><strong id='a1oiv'></strong><small id='a1oiv'></small><button id='a1oiv'></button><li id='a1oiv'><noscript id='a1oiv'><big id='a1oiv'></big><dt id='a1oi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1oiv'><table id='a1oiv'><blockquote id='a1oiv'><tbody id='a1oi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1oiv'></u><kbd id='a1oiv'><kbd id='a1oiv'></kbd></kbd>
  • <span id='a1oiv'></span>

      <i id='a1oiv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a1oiv'><strong id='a1oiv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a1oiv'></dl>
        <fieldset id='a1oiv'></fieldset>
      1. <ins id='a1oiv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a1oiv'><div id='a1oiv'><ins id='a1oiv'></ins></div></i><acronym id='a1oiv'><em id='a1oiv'></em><td id='a1oiv'><div id='a1oi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1oiv'><big id='a1oiv'><big id='a1oiv'></big><legend id='a1oi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掃雪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“姐,我要吃肉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“毛仔乖!姐姐賣瞭這些瓶子就給你買肉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五歲的毛仔高聲歡呼一聲,朝傢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隻有十歲的蘇流在他身後高聲叫著:“毛仔,小心點。”毛仔似乎沒聽見,瘦小的身體像猴子一樣敏捷。

              蘇流背著一絲袋子礦泉水瓶,在廢品回收部換瞭一張十元的紙幣,她看著這張薄薄的錢,臉上蕩起瞭微笑。快步跑進瞭菜市場,直奔肉攤。

              臉色堆著笑,一摸兜,空空的,使勁一番,兜的深處露出瞭一個洞洞,上面還有牙齒的印,一眼就能看出是老鼠的傑作。她仿佛聽見瞭每個夜晚伴著她睡眠的瑣碎聲,她無需起來,因為她知道傢裡偷無可偷,連他們都沒得吃,更何況是老鼠。有時她會自言自語地說:“哎!你們走吧!到富人傢去,這樣才能填飽肚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可每晚的瑣碎之聲還會想起,她就知道富人傢都是銅墻鐵壁,院子裡還有巨犬,連老鼠都是怕的。

              “躲開……”一聲大吼,嚇得蘇流渾身一哆嗦。原來在肉攤前站得忘瞭時間,耽誤瞭人傢做買賣。她連忙挪步,靠在角落裡,突然她看見一塊肥肉,軟塌塌地躺在肉案子的邊緣。她咽瞭口口水,那塊肉就變成瞭毛仔的笑臉,她忍不住伸手去摸。

              “啊……”她吃痛縮回瞭手,中指的指尖短瞭一塊,血汩汩地往外流,陽光下,奪目刺眼。

              賣肉人的刀上同時也沾上瞭血,他的臉很冷,冷冷地像要殺人一樣,聲音如打雷一般吼道:“快滾,你這個該死的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蘇流轉身就跑,灑瞭一地的眼淚和血混在一起,隨即被揚起的塵土掩蓋。

              “肉……肉……”蘇流回傢後,站在廚房裡嘴裡一直念叨著,因為她不想看見毛仔失望的臉,那種失望讓她絕望。

              她默然掀起瞭米缸,一隻碩大的老鼠蹲在裡面,仰著頭,舔著大肚子,無謂地望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蘇流先是憤怒,唯一的米,極少,還讓這臟東西糟蹋瞭。隨即她又笑瞭,因為她看見瞭肉,一堆灰呼呼的肉。

              晚餐的時候果然有肉,毛仔歡呼瞭一聲,吃得滿嘴湯汁,樣子像隻小餓狼。嘴裡還不忘催促流蘇說:“姐!你也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蘇流沒有吃,她感覺胃有些不適,一股股的酸水向上湧著。

              之後毛仔每天都能吃到肉,很香,他吃得很滿足,說生活突然變成的天堂,蘇流苦笑,窮人傢的孩子,天天能吃上肉就算是天堂瞭,那麼富人傢的孩子會這樣認為嗎?她不知道,因為那是她不敢想的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周五的晚上,她跑瞭一趟社區,她聽說生活不下去的人可以領低保。她站在一群大人裡,不知道找誰來問,勉強叫住瞭一位阿姨,剛說瞭一句,阿姨便不耐煩地打斷瞭她的話說:“回去,叫你的傢長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蘇流失望而歸,站在媽媽的面前,看著媽媽一臉的微笑,她也微笑,生活就變得不再艱難。

              周六的下午雪很大,她傢裡沒有煤,屋裡外面一樣的溫度,看著躺在被窩裡還瑟瑟發抖的毛仔,她決定在去瞭社區一趟,社區裡鬧哄哄的正在招人去掃雪,很多人嫌棄賺的少,不願意幹。

              蘇流伸著凍僵的小手說:“我去……我去……”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,然後搖頭,她太小瞭。

              社區裡的阿姨說:“你回傢吧!明天讓***媽來,一天七十元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蘇流跑回來傢,看見媽媽一聲沒吭,隻是微笑瞭一下,媽媽亦在微笑。

              周一蘇流的媽媽來到瞭社區,她是來掃雪的,賺那七十塊錢。社區瞭的阿姨沖著她沒好聲,既然能走能撂,讓個孩子天天老往社區跑,也太不負責瞭。

              流蘇的媽媽沒要爭辯,她甚至不願說話,隻是默默的幹活,別人累瞭休息,她還在幹,別人偷懶,她還在繼續掃,讓這些人忍不住恨她,呸一聲,吐著吐沫,大聲指桑罵槐。

              一輛大車開來,流蘇的媽媽正站在路中間,沒人告訴她一聲,沒人喊她一句,車轟隆一聲過去瞭。所有人像是驚醒一樣,圍瞭過去,流蘇的媽媽瘦弱的身體就卷在雪堆裡,沒有出血,沒有受傷,所有人都驚嘆,她真命大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蘇流的媽媽賺瞭一張五十的兩張十塊的,放在瞭顯眼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蘇流背著撿來的垃圾,一進屋就看見擺放整整齊齊的錢,她驚訝地眨瞭眨眼睛,嘴裡嘟囔著說:“哪來的錢呀?”說完看瞭一眼媽媽的遺像,眼神中充滿疑惑,隨即她拼瞭命跑瞭出去,這一次她用手緊緊攥住錢,橫怕它跑瞭一樣,一路飛快的跑進煤場,嘴角帶著溫暖的微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