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30qvk'><strong id='30qvk'></strong></code>
<span id='30qvk'></span>
    1. <fieldset id='30qvk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30qvk'><div id='30qvk'><ins id='30qvk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tr id='30qvk'><strong id='30qvk'></strong><small id='30qvk'></small><button id='30qvk'></button><li id='30qvk'><noscript id='30qvk'><big id='30qvk'></big><dt id='30qv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30qvk'><table id='30qvk'><blockquote id='30qvk'><tbody id='30qv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30qvk'></u><kbd id='30qvk'><kbd id='30qvk'></kbd></kbd>
    3. <dl id='30qvk'></dl>

          1. <ins id='30qvk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30qvk'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30qvk'><em id='30qvk'></em><td id='30qvk'><div id='30qv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30qvk'><big id='30qvk'><big id='30qvk'></big><legend id='30qv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206寢室-小喬影院-血煞(上)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s市,s大學。

            深秋,17棟男生宿舍。

            幾點鐘不知道,偶爾會有囈語從某個寢室傳出來。昏黃的燈光塗在墻上,有風沖沖竄過。

            今晚像極瞭以前任何一晚。

            除瞭206。

            七個人,四個在床上,三個在桌旁。兩隻蠟燭燭影搖曳。

            桌上放著白紙,紙上有碟和些許字母數字。

            這是個很帶蠱惑性的遊戲,它的神秘來自於它的不確定。誰也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。

            那三個人也許就期待著它的不確定吧。

            每個人將一隻手指放在瞭碟子上,互相對視一眼,誰也沒有露出輕松的表情。關於它的故事,大概每個人都可以說上一段瞭吧。離奇抑或者曲折,大抵都離不開死亡二字。

            床上的四個人都在上鋪,偎依在被子裡如臨大敵。

            遊戲開始瞭。

            三個人嘴裡念念有詞,碟子沒有任何動靜。也許要東京奧運會推遲新聞耐心等待吧。我有點沉不住氣瞭,瞄瞭一眼旁邊的明,他瞪瞭我一眼,意思是說,讓我靜下心來,虔誠的請碟仙出來。

            我會意,心裡默默念叨。

            風從窗戶裡透進來,一隻蠟燭掙紮瞭幾下,歸於死寂,青煙隻冒。

            手指有力量穿來,碟子開始走動,三個人面面相覷,明最鎮靜。幽幽的力量在加劇,它引導著碟子左右橫行。

            時機已經成熟,明開始發問瞭,預備按我們準備好的問題一一提出。

           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會有人敲門。屋外的人吼瞭一聲,“你們深更半夜點蠟燭幹什麼,想放火呀!”是管理員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來不及收拾,明立刻吹滅瞭蠟燭。“沒有呀,你等一會,我來給國足結束集中隔離你開門!”還是他最從容。

            我和小飛立刻鉆上瞭床,假寐。

            門一打開,管理員用手電筒四處照照。上鋪的幾個人演技高超,似有鼾聲。我和小飛都不說話,讓明來應付。

            “剛剛對面樓上的管理員打來電話,說二樓左邊第一個寢室有燭光,你們知不知道晚上點蠟燭是違反校規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沒有呀,我們沒有點蠟燭呀!”

            “還不承認?”

            “我沒有做過的事情,我怎麼承認呀!”明的語氣不卑不亢,真是佩服他,明明自己理虧還說得有模有樣。

            手電筒照到瞭桌子上,白紙上沒有蠟燭的跡象。

            管理員心有不甘,走的時候說到:“以後註意點,被我捉到一定上報。”

            他走後,明長籲一口氣。我跳起來,問他蠟燭呢,他從背後拿出來,原來他一直拿在手裡。

            我想笑,忍住瞭。要不然又是過錯。

            其他人從“沉睡”中蘇醒過來,這樣一鬧,大傢反而更興奮瞭。

            小飛說:“再來,再來。”

            上鋪幾個人連忙又做好觀賞的架勢。把被子卷得緊緊的,像一個個超大粽子。

            這次沒有用蠟燭,我們也有手點筒。

            可往桌上一照,我們傻眼瞭。那個碟子居然成瞭粉末,毫不誇張的粉末。它堆在紙的中心,疑惑著我們的眼睛。

            沒有一個人說話。

            隻是覺得有點冷,沉默瞭一會,明說:“沒什麼大不瞭的,肯定是我剛剛不小心弄碎瞭,沒有碟子,大傢睡覺吧。”

            明這是在安慰大傢。如果是打碎瞭,怎麼會成為粉末呢?

            還是沒有人說話,大傢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一下子打懵瞭。

            紛紛回床,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睡著,反正我是一夜無眠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陽光照常和煦,天氣照常清冷,功課照常繁忙。

            以後的幾天,大傢該笑的笑,該鬧的鬧。隻是好象有瞭某種默契似的,大傢都決口不提那天晚上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沒有人去探個究竟,我想大傢都會把它藏在心裡的一個角落,盡量不去觸碰。因為有瞭這個秘密,寢室裡七個人異樣的和諧。

            直到下個星期一,在食堂裡吃中飯,人聲鼎沸。小飛拉著我衣袖示意我出去吃。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到瞭食堂外的一棵大樹下,他一言不發。

            “我說你什麼瞭,你明明有話跟我說的。”彼此同學一年瞭互相很瞭解。他的眼睛告訴我他有事情要說。

            “我,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你怎麼瞭,被人欺負瞭,哥們為你出氣,是哪個寢室的,說?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,不是這樣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是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“我不知道是不是幻覺,最近晚上走廊裡總是有人走動。”

            “有人上廁所嘛,大驚小怪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不是,是皮鞋的聲音,我肯定。”

            “而且,而且……”他的嘴唇在發抖,我感到瞭事情的嚴重。默不做聲,等著他說。

            “而且到我們寢室門口就停下來瞭,我很害怕。”我用力抓著他的手,他的眼睛盯著地面。我第一次看他這樣黯然,他是個很活躍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“你具體的說,好不好,我都被你說得起雞一級毛片播放皮疙瘩瞭。”

            我笑笑,應該很勉強。

            “是上個星期五晚上,大概2點鐘的樣子吧,因為那個時候手表報瞭時,所以我清楚的記得是2點鐘,我出去上廁所。回來的時候,我聽到後面有腳步聲,當時也沒在乎,回到寢室,上床。可是那腳步聲到瞭我們寢室門口就停瞭下來,就沒有聲音瞭。我當時還留意瞭毛片試看30一下你們有沒有誰出去,但是我看到你們都在床上

            。我大氣都不敢出。”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第二天,就是星期六,你們鬧到很晚才睡,一點吧,我還沒有睡著,就想聽一下是不是真的有腳步聲。我就一直等著,果然到二點,它又出現瞭,是皮鞋的聲音,它到我們寢室就沒有瞭。我是睡在門旁邊的嘛,所以聽得很清楚。星期天還是這樣。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?&rdqu我是餘歡水o;

            他抬起頭來看著我,眼睛裡似乎有淚光,怪不得最近他老是反困,又不愛說話,原來心裡有這樣一件事情壓著。

            我安慰他:“也許是別人跟我們鬧著玩呢,別當真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可是是晚上2點呀!&r知網dquo;

            “有人無聊嘛”我說得很輕松,其實自己心裡也沒有低。

            如果真是他說的那樣,一想到這裡,頭皮一陣發麻。

            “你沒有跟明他們講嗎?”

            “沒有,他們都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哦!”

            “那我晚上陪你吧,等著他來,等著老子滅瞭他。”

            說完又感覺造次,吐吐舌頭,小飛感激的看瞭我一眼,我拍拍他的肩膀。模仿大人的語氣,說:“小夥子,振作點!&rdquo與龍共舞;

            他笑瞭,希望一直都是夢魘。

            一下午腦袋裡都在幻想可能出現的情節,小飛大概也是。不過這幾天的折磨讓他看上去無精打采。

            我們商量不上晚自習,去睡覺,然後等到2點鐘。這件事情暫時保密,如果確認真的有這麼回事的話,再跟寢室其他人說。

            一切都等著兩點鐘為我們揭開謎語吧。

            睡在床上,這麼也睡不著。小飛在玩遊戲,估計是為瞭讓自己放松一下情緒吧。

            隔壁208的王威過來聊天,他坐在我的床邊和我說著話。

            先說瞭一下我們的功課,他話峰一轉,說:“最近有件事情很奇怪?”

            “怎麼瞭?”我打起精神。

            “你晚上有沒有聽到有動靜,是皮鞋的聲音。”

            我露出驚恐的神色,原來不隻是小飛有這樣的經歷。小飛回過頭來瞪著王威。

            “怎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  “我這幾天因為熬夜趕論文,平時又不怎麼學習,你知道啦,晚上好象總是有皮鞋的聲音走來走去,怪可怕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不是有人上廁所呢?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,不是,我昨天認真聽瞭的,他沒有進任何一間寢室,隻是走來走去,然後就消失瞭。害得我們晚上都不敢上廁所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們?”

            “我們寢室的都知道瞭,就是沒有一個人敢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原來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瞭。

            小飛長籲一口氣,我知道這是表示他不用再懷疑自己神經衰弱瞭。

            好瞭,一切等晚上吧。

            還是照舊臥談會,還是離不開女人,工作和政治。

            隻是沒有聽見我和小飛的天安門廣場下半旗發言。

            老大說:“你們看看,平時靈牙利齒的傢夥是怎麼瞭,一句話也不說,是不是想媽媽瞭?”一陣哄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