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at5ow'><div id='at5ow'><ins id='at5o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acronym id='at5ow'><em id='at5ow'></em><td id='at5ow'><div id='at5o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t5ow'><big id='at5ow'><big id='at5ow'></big><legend id='at5o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i id='at5ow'></i>
    <fieldset id='at5ow'></fieldset>

        <span id='at5ow'></span>
        <dl id='at5ow'></dl>

          <ins id='at5ow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at5ow'><strong id='at5ow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tr id='at5ow'><strong id='at5ow'></strong><small id='at5ow'></small><button id='at5ow'></button><li id='at5ow'><noscript id='at5ow'><big id='at5ow'></big><dt id='at5o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t5ow'><table id='at5ow'><blockquote id='at5ow'><tbody id='at5o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t5ow'></u><kbd id='at5ow'><kbd id='at5ow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陌生女人寄來攝像頭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    這年月上網不是什麼新鮮事瞭,但網絡上發生的稀奇古怪事,還真不少。歐陽琪琪最近就遇到瞭一件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歐陽琪琪的網名很普通,也很女性化,叫“煙羽”,她用這個網名上網有些年瞭,從來沒有改過。她的資料裡也填的一切也基本屬實,女,21歲,江蘇人,甚至她的頭像都選的是一個卡通少女的頭像。在網上,她還算是一個比較誠實的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歐陽琪琪年齡正佳,聲音也很甜美,好些通過網絡認識她的人,都想與她進一步做好朋友,甚至發展成那種關系,但她始終不肯以真面目示人。於是,她在網上給人的感覺有些神秘。唯有對一個叫龍傑的網友例外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最近,歐陽琪琪在網上認識瞭一個網名叫“風情女人”的網友。“風情女人”自稱是北京人,36歲瞭,開服裝店的。兩人聊瞭不久,女人儼然像個大姐姐般地關心著歐陽琪琪,兩人很快就以姐妹相稱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天,“風情女人”對歐陽琪琪說:“妹妹,我們聊瞭兩天瞭,我已經把你當親妹妹一樣看待,你能不能給我看看你的照片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歐陽琪琪想瞭想,說她沒有照片在電腦上,也沒掃描儀。那女人不由分說就發一條訊來:“把你的地址給我,我匯款給你,馬上買一個攝像頭,你安在電腦上,讓姐姐通過視頻看看你,好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歐陽琪琪猶豫瞭半晌,才說,“姐姐,我這裡是小縣城,買不到攝像頭啊!”

          “那我買一個給你寄來。”“成熟女人”說,歐陽琪琪想瞭想,找瞭個借口:“姐姐,我爸爸媽媽不許我隨便接受別人的東西,你的好意我心領瞭,但我怕爸媽問我從哪裡來的攝像頭,我若是照實回答瞭,他們要生氣,姐姐你等我和他們商量一下再說,好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成熟女人”爽快地同意瞭,並對歐陽琪琪說,她的父母要是同意瞭,馬上告訴她一聲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歐陽琪琪答應著,但心裡卻不無疑惑:奇怪,這個“成熟女人”和她雖然聊得有些不錯,但她們才認識不過兩天。她就急於想看琪琪的本人長得什麼樣。還想寄攝像頭給她,難道她不怕琪琪是騙子?再說,都是女人,有什麼好看的呢?這件事在歐陽琪琪看來,怎麼著都透露著些古怪。

              晚上,龍傑來上網瞭,歐陽琪琪迫不及待地把這件事告訴瞭他,說:“龍傑,你覺得這事怪不怪?一個才認識不久的女人,幹嘛要對我這麼好?還要寄攝像頭給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傑和歐陽琪琪的在網上認識半年瞭。初認識時,兩人隻聊瞭一天便有種相“聊”恨晚的感覺,很快就通瞭電話,那頭的龍傑一下被歐陽琪琪甜美的聲音迷住瞭。不知不覺間,兩人就墜入瞭網戀中。如今,歐陽琪琪覺得已經離不開龍傑瞭,心裡有什麼話,她都忍不住對他說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龍傑說:“是有點怪,煙羽,會不會這個女人本身是個男人裝的?要知道,網絡上偽裝自己的性別是很常見的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會,”歐陽琪琪肯定,“我感覺得到,那些話不是男人裝得出來的。再說,我和她通過一次電話,確實是貨真價實的女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她為什麼想見你的真實面目?有點怪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奇怪,所以才給你說呀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試試接受她送你的攝像頭,好不?我也很想看你,我們都認識這麼久瞭,難道你還不願意讓我見見你的真面目?煙羽,我說過,我不會在乎你有多醜,我喜歡的是你這個人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歐陽琪琪打瞭一個字後,不知道再說什麼好。其實這半年來,她對龍傑已經太熟悉瞭,也看過他的照片,他有一張青春逼人的臉龐,帥氣中略帶些許的頑皮相。然而,她隻覺得不可能,一來龍傑在東北,距離太遠瞭;二來,她有她的難言之隱。以是,她總以一種淡淡而優雅的態度,不急不緩地對待著龍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煙羽,我想來江蘇看你,好嗎?我控制不瞭自己瞭。我迫切地想見到你,如果你不給我看你的照片或與我視頻,我一定要來找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龍傑的話,讓歐陽琪琪嚇瞭一跳,她冷漠地回瞭一句:“如果你要這樣,那麼,從此我們還是不要再見瞭。”說完她就下線瞭,容不得半點的通融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連幾天,歐陽琪琪再也沒有上過網。奇怪的是,她也沒接到龍傑打來的電話。難道,自己徹底的傷瞭他?讓他斷瞭對自己的念想嗎?“風情女人”也沒再打過電話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歐陽琪琪松懈下來的同時,暗暗有種無法說出的傷感和痛楚。其實,她知道自己心裡還是很喜歡龍傑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天,歐陽琪琪又控制不瞭自己,打開瞭電腦,像個幽靈般隱身上瞭線。然而,她失望瞭,龍傑不在,也沒給她留下任何言,這可從來不像他一貫的做法,難道,他真的徹底受傷瞭?半年瞭,畢竟他們網戀瞭半年的時間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風情女人”恰恰在線,很是關切地問她:“妹妹,你這幾天怎麼瞭?為什麼沒上網瞭?”

          歐陽琪琪隨便找瞭個借口敷衍瞭她兩句,女人又舊話重提:“妹妹,攝像頭的事,你給你爸爸媽媽說瞭嗎?他們同意沒有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又來瞭,這個古怪的女人,為什麼她總想見自己呢?歐陽琪琪百思不解。她從來不以真面目在網上示人,連她心裡喜歡的龍傑,她都沒讓他看過自己的照片,這個女人幹嘛執意要看她長得什麼樣?

              歐陽琪琪想瞭想,避而不答:“姐姐,我想再聽聽你的聲音,好嗎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風情女人”很快就同意瞭,歐陽琪琪拔通瞭她的電話:“姐姐,是你嗎?我是煙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我,好妹妹,我聽到你的聲音瞭,真好聽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歐陽琪琪捏著突然聲調,對話筒說瞭一句:“我恨你,我恨死你瞭……”隻聽得哐當一聲尖銳而刺耳的聲音傳瞭過來,她聽到那頭的話筒似乎掉到瞭地上,差點把她耳膜震麻。歐陽琪琪恢復瞭正常的聲音,焦急地問:“姐姐,姐姐你怎麼啦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好半晌,“風情女人”才拾起瞭話筒,強作鎮靜地說沒什麼。然後問歐陽:“妹妹,我剛才聽到一句好古怪的話,應該是從你那邊傳來的,這是這麼回事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姐姐!”歐陽琪琪輕描淡寫地說,“在放電視呢,一部不入流的言情劇,男主角在和他的情人糾葛,情人好像在說恨他……” 

          “是這樣啊,說得怪嚇人的。你傢的電話離電視也太近瞭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掛斷電話後,兩人又在網上聊瞭半天,“風情女人”對歐陽琪琪說,她曾經愛過一個人,是個有婦之夫,那個男人一直承諾她,要離婚來娶她,最終,還是把她丟棄瞭。而她在他的身上浪費瞭八年的青春……一時間,歐陽琪琪被“風情女人”的故事打動瞭,她禁不住把自己同龍傑的關系告訴瞭“風情女人”,說她現在苦惱不知道怎麼辦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傻妹妹,網絡不全是陷阱,既然你們認識瞭半年之久,我想你對他也有一定的瞭解。那麼為什麼不試試和他談談呢?不要錯過一個真心愛著你的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是,姐姐,我長得很醜很醜,所以我不敢和他見面,我怕到時會讓他失望,那還不如保持現在這樣的神秘感。”

          “妹妹,這個世界還是有不少好男孩的,既然他都說瞭不在乎你的美醜,你自己何必還如此的耿耿於懷?要是錯過這個男孩,也許你以後都遇不到這樣好的人瞭呢?你不會後悔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