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'4dy4i'></dl>

      <span id='4dy4i'></span>
    1. <fieldset id='4dy4i'></fieldset>

      <ins id='4dy4i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4dy4i'><em id='4dy4i'></em><td id='4dy4i'><div id='4dy4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dy4i'><big id='4dy4i'><big id='4dy4i'></big><legend id='4dy4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4dy4i'><strong id='4dy4i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tr id='4dy4i'><strong id='4dy4i'></strong><small id='4dy4i'></small><button id='4dy4i'></button><li id='4dy4i'><noscript id='4dy4i'><big id='4dy4i'></big><dt id='4dy4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dy4i'><table id='4dy4i'><blockquote id='4dy4i'><tbody id='4dy4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dy4i'></u><kbd id='4dy4i'><kbd id='4dy4i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i id='4dy4i'><div id='4dy4i'><ins id='4dy4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 id='4dy4i'></i>

          怪談之詭洞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一、奇怪的司機

            時斌被一名警察搖醒時,發現自己坐在一傢商店門口,地上有一攤嘔吐物,他向口袋裡一掏,嚇瞭一大跳,手機和錢包不見瞭!隨後才發現跑到左邊口袋裡去瞭,時斌有些疑惑。

            “喝多瞭吧,我給你叫輛車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麻煩你瞭。”

            警察在路邊攔瞭一輛出租車,上車後,時斌昏脹的頭腦稍稍清醒瞭一些。

            司機是個微胖的中年大叔,給人感覺很邋遢。上車之後司機便一直盯著他看,借著未消的酒意,時斌沒好氣地說:“幹嘛一直盯著我看,我臉上有字?”

            司機笑瞭笑,和他聊瞭起來。車從一條馬路經過,兩旁是一大片黑漆漆的荒地。

            “我跟你說一件怪事,是我朋友遇上的。”司機說他的一個朋友,也是開出租車的,有一天晚上,他載瞭一個客人,路上那人突然渾身抽搐,他趕緊把車停下來,就停在現在這個地方,發現人已經不行瞭。

            他很害怕,車又不是他自己的,客人死在車上,搞不好他要吃官司、丟飯碗。左思右想,於是他就把人拖到這片荒地上,可巧他發現瞭一個很深的洞,大概是準備修下水井的,就把人丟裡面瞭。

            他以為萬事大吉,可沒想到,幾天之後他又載瞭一名客人,竟然和那人長得一模一樣,連說話的語氣動作都好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,他拐彎抹角地試探瞭半天,那根本就是同一個人,隻是客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死瞭!

            時斌笑瞭笑:“師傅,你在跟我講鬼故事吧?”

            “不,是真事兒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大概是巧合吧,人死不能復生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說得對,人死不能復生。”司機喃喃著,好像話裡有話似的。

            到傢之後,司機遞給時斌一張名片,上面有他的名字,王志國,他說下次打車可以打上面的電話。

            時斌來到公寓前,伸手摸鑰匙,鑰匙卻跑到褲子左邊去瞭,他心想真是活見鬼瞭。

            二、混亂人生

            隔日一早,時斌去上班,打卡的時候卻提示指紋無法讀取,他挨個試,結果左手食指的指紋順利通過,真是怪事。

            剛坐到自己的位子上,經理過來說:“時斌,你給那個馮老板打個電話,約個時間談一下訂購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“經理,昨晚你們沒談妥嗎?”

            “什麼昨晚,我們根本沒見過面。”

            時斌暗暗詫異,昨晚那頓酒不是和馮老板喝的嗎?

            他漸漸意識到周圍有一些微妙的不同,大嗓門的王姐居然變得很文靜,每天九點準點來清潔的阿姨換瞭人,同事小王打球摔斷的腿本來是左腿,可小王打著石膏的卻是右腿。

            真是奇怪。

            下班後,時斌給小惠打瞭個電話,想約她出來看電影,小惠是他的女朋友,交往已經有三年,已經到瞭談婚論嫁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電話撥通之後,小惠的語氣顯得很意外:“時斌?你找我幹什麼?我們都分手一年瞭,你還要糾纏不放嗎?”

            “啪”的一聲,電話掛斷,時斌聽著電話裡的盲音,心裡很不是滋味,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兒?為什麼連小惠都變得不對勁兒瞭。

            不僅如此,不一會兒,時斌還接到醫生的電話,讓他去醫院復查,說他腦子裡的瘤子需要馬上治療。

            大駭之下,時斌立刻跑去醫院檢查,可CT顯示,他的腦子裡沒有任何瘤子。

           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

            時斌坐在傢裡的沙發上,試圖捋順這一連串怪事,突然,他想起瞭那個司機,還有他說的那件奇怪的事。難道,那個猝死的客人是時斌自己?

            時斌撥通那個電話,約瞭司機在一個小飯館見面。

            酒菜端上來之後,時斌開門見山地問:“我問你一件事,你那晚講的怪事……是關於我的嗎?”

            司機愣瞭一下,良久,默默點頭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說,那天晚上我猝死在你車上,然後你把我的屍體扔進瞭一個洞裡?”

            司機猶豫地說:“是,後來要不是警察替你攔的車,我根本不敢載你,我以為你是鬼,來報復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難怪他當天晚上的眼神很奇怪。

            “可是,你看我是個大活人,而且我很健康,沒道理會猝死。”沉吟片刻,時斌說,“你能帶我去看下那個洞嗎?”

            司機起初不願意,時斌答應給他誤工費,司機才答應。

            兩人驅車來到那片荒地,這裡荒廢太久,長滿齊膝的雜草。不一會兒,前方出現瞭一個警示牌,司機伸手攔瞭他一下:“小心,就是這兒。”

            時斌打亮手機,朝黑漆漆的洞口照去,這個洞異常深邃,他找來一塊石頭扔進去,居然聽不見回響。

            “你就把我扔進這裡面瞭?”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司機囁嚅道,“當時我也沒辦法,車上死瞭人,以後誰還敢坐我的車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行瞭行瞭,別解釋瞭,我知道你有苦衷。”時斌譏諷地說道。

            這樣盯著看終究看不出個所以然,兩人分別之後,那一晚時斌輾轉難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