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5ysgv'></fieldset>

<i id='5ysgv'><div id='5ysgv'><ins id='5ysgv'></ins></div></i>
<dl id='5ysgv'></dl>
<i id='5ysgv'></i>

    <code id='5ysgv'><strong id='5ysg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tr id='5ysgv'><strong id='5ysgv'></strong><small id='5ysgv'></small><button id='5ysgv'></button><li id='5ysgv'><noscript id='5ysgv'><big id='5ysgv'></big><dt id='5ysg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ysgv'><table id='5ysgv'><blockquote id='5ysgv'><tbody id='5ysg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ysgv'></u><kbd id='5ysgv'><kbd id='5ysgv'></kbd></kbd>
    2. <acronym id='5ysgv'><em id='5ysgv'></em><td id='5ysgv'><div id='5ysg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ysgv'><big id='5ysgv'><big id='5ysgv'></big><legend id='5ysg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ins id='5ysgv'></ins>

        <span id='5ysgv'></span>

          民間鬼故事:山椒異聞錄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清朝末年,有個叫長白先的不第秀才,回到傢鄉龍母村,在自傢門外不遠處支瞭一處茶棚,供過往的行人休憩,並規定,凡是來此喝茶的客人,隻要能講一個故事,便能抵瞭茶錢。
              這一日,烏雲壓頂,狂風驟起,大雨瓢潑而下。在附近田間勞作的農戶,紛紛跑到茶棚避雨。
              眾人坐定,長白先將沏好的熱茶為眾人一一滿上。其中一位眉毛濃密的漢子先開口道:“按規矩,我先說個故事吧,若是講得不好,還望長白先老板多多擔待。”長白先雙手抱拳,示意客人請講。
              濃眉漢子姓白,名耳。三天前的午後,傢中老母想吃野味。白耳便提瞭弓箭,去後山獵瞭些野兔,準備下山時,卻突然聽到瞭一陣“嗚咽”的鳴叫聲。
              風高月冷,那聲音越發使人背後滲出股股涼意。突然一陣螢火蟲飛過,白耳急忙尋瞭一處低矮樹叢隱藏身子。接著,傳來一陣極緩極綿的腳步聲。
              白耳隨著螢火蟲發散的幽暗綠光望去,隻見一個房梁般高大,略顯佝僂體態的巨大人形經過。可是再仔細一瞧,那並不是人!隻見那怪物竟然長著一張木瓜般的綠色橢圓形腦袋,雙目發出幽暗的綠光!其口大若面盆,齒長三寸而稀疏。通體碧綠若蔬果,行走起來若矯健的老人跳著怪異的舞蹈……
              白耳大氣也不敢出,等到巨人走後,他才趕忙逃也似的從矮樹叢中躥瞭出來。也不知是不是發出的響動太大,那怪物竟然扭轉身來,向他望去。他頓時如雙腿灌鉛,寸步難行。眼見那怪物步步逼近,生死關頭,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,他搭弓射箭,一束箭簇噌地飛瞭過去。
              那邊發出一聲悶號。因天色昏暗,白耳不知射中沒有,慌忙往山下跑去,下山途中還跌倒瞭好幾次。說著,他挽起胳膊,展示自己的肘部擦傷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故事講得甚好。”長白先道,“這茶錢自是免瞭,不過我想我可以補充幾句。”
              長白先說完就回到瞭屋中,過瞭片刻,又走瞭出來,道:“方才這位兄弟講的,可能是這種異物。”說著翻起手中一本線裝書來,“《神異經》有雲,西方山中有人焉,身長數十尺,性不畏人,犯之則令人寒熱,名曰山椒;以竹著火中,而山椒驚憚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原來這種東西叫山椒啊……”眾人嘆道。
              長白先道:“若真是山椒,那也並不可怕,隻要按照書上所說引火燒之,那山椒應該屬樹精,所以懼火……”白耳嘆道:“不知那箭射中沒有,再說,若真是樹精妖怪,那箭根本難以傷他。”
              茶客全都一語不發,個個面色凝重。突然,人群中有一長者慢慢走瞭出來,對大傢說:“山椒之事,並非傳說,老朽也曾見過。但此山椒雖為樹精,卻從未有傷過村民之記錄。所以,若山椒未襲擊村民,以我輩看來,還是不要主動去打擾才好。”
              這意見得到在場大多數人的贊同,卻有兩三個不怕邪物的膽大青年,吆喝道:“正愁著沒有樂子,今晚我們就去會會這山椒怪!”
              長者聞後,搖搖頭,再不言語。
              翌日,日上三竿,長白先如往常一般晚出早歸,一回來就支起躺椅,在樹陰下小寐。忽而,一陣喧嘩聲打破瞭寧靜,一農戶奔跑著沖瞭過來,對著長白先大喊:“不好瞭,不好瞭,出大事瞭!”
              長白先想留此人問個究竟,但那人早沒瞭蹤影。長白先匆匆趕往村長傢中,問清瞭情況。原來,昨日上山的幾個青年今日全都死瞭,屍體橫陳在山上。身上衣衫破損,血肉模糊,慘不忍睹。
              長白先對眾人說:“事關人命,不能就此罷休。我們今日就上後山,將此事查個水落石出!”
              見長白先如此說來,眾人卻是少有響應。
              這時,白耳站出來大喝道:“某雖不才,唯有匹夫之勇,願與先生共往。”長白先憂心道:“當真不怕死?”白耳道:“不怕。”眾人商議一番,決定及早動身,兩人帶好蘸油火把與火石、弓箭,便一同上山瞭。
              兩人上得山時,日頭已然落下。銀鉤高掛,兩人燃起瞭火把,慢慢前行。一陣異味飄過,長白先急忙拉白耳蹲下。須臾後,一個巨大身形現於兩人眼前,白耳準備搭弓放暗箭射之,卻被長白先止住瞭:“木箭即使射中又有何用?此怪畏火,來,點燃箭頭再射!”
              待點燃箭頭,那樹妖已然走近瞭,白耳急忙搭箭,卻突然感覺肩處一陣酸麻,心說,‘難道此妖會妖術……’接著眼前一黑,暈厥過去。